ok竞彩足球比分直播|500w竞彩足球比分直播
加入收藏
您当前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信息集萃 > 代表工作
信息集萃
信息推荐
视频聚焦

葵花籽

时间:2019-08-13 09:42:40来源:公民报

去年夏天一周未,?#22270;?#20010;朋友一道去乡村旅游。

“哇,好漂亮。”突见一片向日葵,正是收获时节,甚是好看。

“老师,来?#27426;?#21527;?”

“多少钱?#27426;洌俊?/p>

“八元。”

大家情不自禁地选了几朵,说带回去让大家都看看。

拿着?#27426;?#33909;花,让我想起往事。

改革开放之初,我正在县中读高中。老爸多病,老妈用瘦弱的身躯扛起重担,起早摸黑努力经营自家几分自留地。为了增加家庭收入,在土地边沿种植了向日葵。

放暑假在家,某天听?#36947;?#22920;第二天要去邻县赶场卖葵花籽,便闹着要一起去。

“妈,啷个不就在我们场上卖,还要走那么远?”

“那个场人多,离县城近,价钱能卖高一点。”

天刚黑,老妈就开始忙碌起来。把收获的葵花籽全搬出来,先用风车?#31561;ピ游鎩?#31354;壳和泥?#24120;?#20877;用筛?#21451;?#25321;饱满的。我们兄弟姐妹几人偶尔找准时机,偷偷地想抓点来吃,都被老妈发现。

“不要来抓,马上就要开学了,要钱交学费的嘛。”老妈说。我们只好无奈地在一边看着。

那时一般家庭没称,老妈就用印子量,一印子叫一升,十升为?#27426;罰?#19968;升葵花籽有近4斤。经过几次反复,才放心确定有四升多点葵花籽,大概有十多斤。用麻布口袋装上,再放入一个小背筐,挂在房屋中梁一根绳子上,据说是防老鼠。

“明天要去的话,今天得早点睡,早点起来早点走。”

鸡刚叫头遍,厨房就有了响动,老妈起床开始弄早饭。?#36824;?#22810;久,?#20849;?#30340;香味打消了我的睡意。吃过早饭,天蒙蒙亮。老妈?#25104;?#32972;筐,我们开始上路。

“妈,要走好久?”

“才出门就?#25910;?#20010;,早得很。?#23653;?#36208;?自己回去。”

我无语,默默跟在后面。

走了?#27426;问?#38388;,路上的人多了起来,可能是大家经常一起去赶场,熟悉了,彼此问候着。

太阳慢慢出来了,我们也到?#22235;?#30340;地。

我从来没见到过这样的地方,大吃一惊,黑压压的尽是人头,看不到一点空地。几经周折,我和老妈挤过人群,找到了一小块地方。老妈年年来这里,知道在这块区域都是卖葵花籽一类的东西。我一看,卖葵花籽的人真?#20849;?#23569;。

“妈,好多卖葵花籽的,今天能卖完不?”

“闭嘴,少给我说这些不吉利的话。”

我又一次沉默了。

不一会儿,有人过来了,从麻布口袋里抓起葵花籽看看:“这还真不错,大颗,饱满,多少钱一升?”

“刚收获的,我这很好的,二元五角一升。”

“今天这么多,?#23653;?#21334;,最多二块二,卖不?。”

“二块二还是低了点,再给加点。”

“你就等别人来给你加点嘛。”那人说着,头也不回就往其他摊子去了。

“妈,能卖就卖了,反正也?#20219;?#20204;那里要高点,我们那场还卖不到两块,不然背起回去好恼火,这么远。”

“你晓得个啥子!”

太阳当顶,越来越毒,场上的人越来越少,肚子也饿了,口舌更是干燥,呆呆望着那两分一杯的凉水,再回头看看老妈,没敢说。

我真?#34892;?#30528;急了。

“你到那边树?#26053;?#21435;,凉快些。”妈?#34892;?#24515;疼:“我在这里看到,你过去凉快会儿再过来。”

“我不去。”

这会又有人过来。抓起葵花籽看看。

“两块一一升。”来人硬生生地摔下一句。

“前面别人都拿两块三的。”老妈?#23460;?#25226;价格提高了点。

“我看你这质量好,也不容易,加五分。”那人态度仍是强?#30149;?/p>

老妈犹豫一会,答应了。我心一下落地了,卖不出去的话,不仅学费没法凑齐,这大热天,老妈再背着葵花籽回去也太难受了。

终于收拾东西,打道回府。

“妈,口渴,喝杯水再走?”

“不,路上有口凉水井,那水好喝得很。”

走在回家的路上,老妈把装葵花籽的麻布口袋给我顶上,可以抵挡太阳。脚上穿的?#24179;?#38795;,?#21561;?#19981;住路上烫人的泥?#22330;?#36208;了一阵,双脚像灌铅似的,路上也看不到什么行人。我实在不想再走,在路边树下躺起?#27426;?#20102;。

“再坚持会儿,我们去找个地方,看看能不能找点吃的再走。”老妈鼓励。我一下子兴奋起来。

“快到了,就是前面那家,是我们的亲戚,去看看能吃点什么不。”老妈指着不远处的一户人家说。

亲戚是老妈的堂叔,住着两间草屋,也没啥家什,相当简陋。叔和叔娘却挺热情,开火给我们煮南瓜玉米粥,嘴上念道着“稻谷还没出来,没大米,只是凑合”等客套话。我哪里管这么多,只要能填饱肚子,就是件很不错的事了。

饭后,向亲戚道谢,继续赶路。

“走啦!”一声呼喊,把我从思绪中拉回。

我翻来覆去地看着手上的向日葵,渐渐地明白,这些关于葵花籽的往事,就是几十年改革开放的见证。此时,我也记起了,小学时学过“葵花朵朵向太阳,全国人民心向?#22330;?#30340;课文。(刘光义)


责任编辑:常畅 陈越

ok竞彩足球比分直播